❝兩個月很短也很長。

我拍了摩梭人、納西族和彞族的三場葬禮、三場消災、一場關死門、三場驅鬼、一場媳婦進夫家儀式。

這是我始終沒有料到的。

想看什麼就能看見,宛如有神助。

我真心感激這一切。

有一些靈活古老的絲線,正在我的毛細孔裡滋長,等著我把它們拉扯出來。

下一次,當你們再遇到我的時候,我便是全新的人了。❞

聆聽葉覓覓的詩與巫之旅,報名 bit.ly/31SyLLz

@413yunfang 我發現我會自動略過所有水管的貼文哈哈哈(看影片好花時間)

整本書,每一個章節、每一個畢尤在生命療養院裡遇到的院民,每一次他從卡塔莉娜身上習得的事物,都讓我對於社會的功能與存在感到深深的不足——畢尤讓我知道,這張網是如何被織就的,而它不是「不能夠織得足夠大」,而是人們並不認為,有需要織得這麼大的時候,就會有「人」,被排除在功能性取向的社會之外。

我很愛這本書,也非常感激,畢尤將它帶到讀者面前。

二〇一九年的書榜,我非常確定,《卡塔莉娜》會佔據一個非常獨特的、不能撼動的位置。

電腦
書桌
傷殘
作家
勞動主義
學生法
坐在辦公室內
做愛者的法律
公證人
法律,關係
亞德瑪爾
伊皮蘭加區
蓋撒拉鎮
南大河州
.
.
醫院
手術
缺陷
復原
偏見
.
.
嚇壞的心
情緒抽搐」

這只是開始。一如畢尤被她的書寫、她的話語深深吸引,我也是。畢尤想要知道,她從哪裡來,之前究竟發生什麼事,想要理解她被遺棄的處境、她的病狀如何形成(卡塔莉娜在生產後被家人以精神病遺棄),她所身處的家族、醫療、政府以及經濟的複雜網絡,也想透過民族誌的研究,進一步了解,像生命療養院這樣的地方,是如何在貧窮家庭及城市生活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,「各類社會過程影響生物學及死亡進程的方式。」

畢尤有他想要解開的謎題,他提出的每一道問題,都緊扣著我也想要知道的,關於人的存在的緊迫性:「人的內在世界會如何在經濟重擔的影響下被重塑?藥物作為道德技術的國/家內角色?以及,是哪種『常識』把這些不健全、沒生產力且死不足惜的個體歸為一類?」(頁25)

而這只是開始。

它有五百多頁,而且用厚磅的道林紙印成。可是我一翻開它之後,就只能每天隨身背著一個小布袋,把它帶來帶去,有空檔,就拿出來看個幾頁。它讓我感受到背負著它的獨特重量,而我願意,因為卡塔莉娜之於朱歐.畢尤是一個不能忘卻的存在,而朱歐.畢尤的《卡塔莉娜》,也因此構成於我不能忘卻的存在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朱歐‧畢尤,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人類學系教授、普林斯頓大學「全球健康與健康政策」計畫的共同主席。一九九五年,他首度踏進了巴西的這座生命療養院。名為「生命療養院」,但其實這裡,是收容垂死的、被社會棄置的、被家人放棄的人,畢尤將之稱為「社會遺棄區」。在那裡,他第一次遇到了卡塔莉娜。而她為何流連在畢尤的腦海裡?

我想,是因為卡塔莉娜的「字典」。

「卡塔莉娜告訴我,她已經開始寫她所謂的『字典』。她這麼做是為了『不忘記文字』。她的手寫字顯示她有最基本的識字程度,筆記中充滿了提及不同人物、地點、機構、疾病、事物,和意向的一串串文字,其間的關聯性充滿想像力,有時候我根本覺得那就像詩。我將一開始讀到的文字節錄如下:

HMV的逆襲!歐洲最大音樂&電影商店將在英國伯明罕開幕,庫存有80,000張CD和25,000張黑膠唱片。現年35碎的新老闆Doug Putman說:「如果只有亞馬遜,這世界將令人感到恐懼。最終我們所有人都會意識到這一點。」bit.ly/2M6maA2

來自朵卡萩"Flights"的英譯者Jennifer Croft,她正在翻譯900頁的《雅各書》。她說,朵卡萩的作品總是穿越各種疆界的束縛,勇於挑戰各種不同的體裁。”Flights”很難被視為傳統定義下的小說,朵卡萩自己稱為a “constellation novel”(星座小說),由多個斷片所組成。二〇一四年在波蘭出版的The Books of Jacob(《雅各書》),以備受爭議的歷史人物雅各布.弗蘭克(Jacob Frank)的生活和時代為背景,雖然時間設定在十八世紀,卻與廿一世紀的時代議題相呼應,在這個時代人們如何定義寬容、不寬容,如何當代主權的限制為何,以及如何在實踐與倫理上,處理大量湧入的難民等等,皆是當今全球疆界所面臨的緊迫議題。

theparisreview.org/blog/2019/1

@Michaela_Lex 就好像是一扇窗口,開啟了通往歷史隧道的小洞一樣。

鄒族矢多一生(高一生)的長女,高菊花女士的訪談:
bit.ly/2lS3MQY

我們曾經推過《鄒之春神 高一生》這張專輯,裡面收有高一生生平所創作「長春花」、「杜鵑山」、「狩獵歌」、「移民之歌」等作品。

另外,去年也推過高一生之子高英傑新書《拉拉庫斯回憶》,講述對父親的回憶及鄒族文史資料,都是理解這位鄒族菁英因白色恐怖殞落,其後代受到迫害的記憶。

::::超震撼雙人組合!趕緊搶位子:::::林蔚昀+吳俞萱!

要像柯札克一樣,全心、全身站在孩子的立場上思考是非常困難的。但正因為如此,讀柯札克的作品,才會造成如此深的震撼——因為你很清楚他說的是對的。他不是要去打造「完美的孩子」,他甚至說:「就讓我們放棄渴望擁有完美的孩子吧,那只是幻覺。」那麼,他對於「孩子」思考這麼多,是期望什麼呢?他期望父母尊重孩子,但,父母又如何能夠做到柯札克所期望的那個樣子呢?

我想,這場分享會裡,蔚昀跟俞萱肯定能跟大家分享他們自己的經驗與思考,我想,她們肯定也曾徘徊在理論與實際的衝擊與掙扎之中,而柯札克帶給她們的反思,或者幫助又是些什麼呢?

無論你是否有孩子,我相信這場分享會,會帶給你許多的撞擊與啟發(相信我,柯札克真的,太強了——根本讓你以為已經消失無蹤的童年記憶秒回);而深陷教養之海的父母們,請排除萬難前來,帶孩子來也沒關係,我認真的。

❤️ 報名:beclass.com/rid=23416ce5d8bd2e

bit.ly/2ndCzZf

New video by 勵馨基金會: 《蝴蝶朵朵》熟人性侵防治 feat. 隋棠 t.co/LMtJ0qL50H

@weilong 呃......關於你上次提到的難喝的龍舌蘭呢,我發現資料顯示,龍舌蘭根據釀造的時間有分等級,所以你買的那瓶,可能要看是幾年份的......

@weilong podcast我有想過噢,不過呢,其實現在光電子報就花掉我很多時間了,畢竟準備內容是很花功夫的,而且沒辦法直接從這內容裡面有所營收。但這都要奠基於興趣啦,自己覺得好玩,一旦厭倦或疲憊了,什麼工具都沒用。

這禮拜推薦的那本《孟山都的遺產》,請大家務必要看,因為臺灣也深陷其中,我覺得應該要讓農委會有所行動才行。

這是寂靜的春天北美版。cnn.it/2kUuZlu

@weilong 主要是我們有同事在問我有沒有打算重啟粉專,店員來經營也可以。但我就把我的想法跟他們說,不是誰來經營的問題,因為之前我也不要他們特別經營粉專,而是你經營得越好,其實對世界越不好 XD

@weilong 它不會負責讓你快樂的,因為數據的匯聚既然是群聚,那麼無論善或惡都會成為流。也就是說,一旦不小心被啟動了攻擊模式,那麼就是等著粉身碎骨。你是因為工作所以不得不,但坦白說我覺得這壓力挺大的,因為等於我們得接受家裡裝著一個監視器,不知道是誰在看著你。

Show more
Mastodon

歡迎來到小小書房的長毛象基地。目前僅開放小小書房會員申請,欲加入基地,歡迎成為小小書房會員。小小部落格http://www.smallbooks.com.tw,聯絡小小:smallidea2006@gmail.com